长治为什么扩区?这篇文章终于讲明白了

2018-10-09 19:18  来源:未知

山西长治撤县改区在一片传言中跟着9月30日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决议的通过终于尘嚣落定,终极方案以城郊区合并、屯留县和长治县撤县设区、潞城撤市设区进行的长治区划调整,成为国庆期间的热点新闻。


                                                               

通过的终极方案意味着长治市市区在城郊区区域面积340.37平方公里的基础上又增加了2240平方公里,设区面积达到2580.37平方公里;在城郊区现有人口84.59万基础上,增加了将近90万人,设区人口达到170万多人,力度之大,彰显了国家、山西省对长治这个第二大经济体转型寄于的厚望和支持。


终所周知,山西城市体系体例改革在全国来说,是相对滞后的。改革开放将近四十年了,在全国设区的城市中,还留存着简朴的以城郊区来命名的五座城市中,山西就占了四个分别是大同、长治、晋城、阳泉,严峻制约了城建发展,所以山西城改区划调整迫在眉睫。在山西这四个城市中之一的大同,今年上半年才完成了区改。在中国大中城市的划分中,山西除省会太原委曲算三线城市外,作为山西第二经济体的长治,固然有两个建成区城郊区,但郊区多年一直有区无城,发展侧重第一二工业,第三工业几乎是个空缺,使长治城市划分中委曲跨入五线城市。


在同属晋地的怀仁县才大张旗鼓的完成撤县设市,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完成撤县设市的潞城为何又撤市设区呢?县、区在中国行政治理体系体例序列中,又有何区别呢?


无农不稳、无工不活、无商不富,这是对第一工业、第二工业以及第三工业的最形象的解释。县郡是中国几千年农耕文化的基础,县郡之治也可以说农业之治。就是在当今,县也是以农村为重点、农业为枢纽、农夫为主要兼顾城市进行县域管理。县作为中国一级行政治理机构,人、财、物相对独立,有独立的土地审批、规划、城市治理、公共服务和税收。但是,因为国家工业政策布局和严格限制,县域以服务和发展三农工业为主,这也是地域经济的瓶颈。


而县改区呢?行政自主权、县域经济发展、规划、社会治理甚至税收治理权限都上划到市一级,财政、社会保障、公共服务都会相应调整。由市一级来城乡统筹,进行工业转型和转移支付,实现专项搀扶。工作中央转变为以城市规划建设为重点。


在长治设市城市发展将近三十五年来,跟着城市的扩张和工业政策的布局,城郊区的格式已远远不能在适应现阶段的发展。往东是山区,北部受制于机场,支离零碎。南部出城就是一路之隔长治县地界;西部止步于漳泽湖西的屯留县让任何规划都显的犹意未尽,何况中间还有两个煤矿存在着的采区。


区与县的尴尬无处不在。尤其是作为一个第三工业相对发达的城区,却被一个以农业和产业为侧重的郊区三面包裹,形成一个地舆上的枷锁束缚,对周边县市辐射有限,老城区的影响力和带动力被严峻折扣。


对于环市区附近各县来说,因为资源配置日显捉襟见肘,都市化成为新的选项。长治县、屯留县在靠近城郊区的楼盘多年来有价无市,固然一路之隔,受制于县域不温不火。招商引资,纵然有着地舆上坐守老城区自然上风,但受制于县域,成果有限。而潞城紧靠郊区南垂规划一个产业园区,多年滞步不前。


也只有撤县设区,全盘统筹,整体规划,通过南广场、漳泽湖、机场、老顶山国家森林公园产生聚合效应,实现城市大框架、大格式,在更大的空间上实现土地资源的优化配置。以老城区潞州区为辐射,带动上党区、潞城区、屯留区的自身定位的进步,增强城市功能,拓宽长治市区的发展。


四区的形成,让环城高速成为一条真正意义上的环城路,不管是从河北进入长邯高速从潞城出口下仍是从河南郑州驶上长太高速从上党区长治南下来都会让长治市这个城市名称在心理上不再遥远。相信跟着四区建设和发展的需要,高架路对于上党盆地来说不再是一个遥远的名词,而成为对环城高速的增补而泛起在区域连接中。


撤县成为区,原来属于县组成部分转变为市政府组成部分的分支机构,在市一级同一发展规划下,城市基础建设、城市治理方面都会成为重点,县域人口结构变化、工业结构调整都有相应的变化。大交通、至公交、大路网只是一个开始,也是对市一级治理和建设能力一个考验和检修的开始。纵观海内,撤县设区虽是主流,但撤区设县也大有人在。


究竟,当三个县市自废武功把自己全盘交给市一级的时候,就对市级统筹发展寄予厚望。三县市产业园区全部納入长治高新区进行同一的治理和规划,为三县市区改后,在规划一张图,建设一盘棋打下了基础,并为城市的扩张带来土地的增量,主城区的饱和和多年畸形压抑,会为新设的三区带来发展机会,从而把长治建设成为省域副中央。

 

                                                                                             

作为老城区的潞州区,厂矿棚改也许是往后城建的一个着重点。不管是天晚集仍是长丰棚改,都是对建国以来的老产业福利区的一种基础举措措施晋升。在对老城区的历史和文化要进一步挖掘,上党门、潞安府、莲花池、沈王府、城隍庙的扩建和恢复、提质,应该成为新的潞州区的目标。究竟,潞州区是长治的历史文化传统街区。


城市扩区,对于原先的老城区的一些城中村,也许错过了一些发展机会。主城区的人口饱和带来一系列题目,好比:交通堵塞、学位紧张,给新并入的三区带来新发展的机遇。


撤掉县市的竹篱,回身为市区,潞州区和上党区的设立,让未来的南北高铁站施展最大的带动,南广场会成为一个历史名词。未来,环绕城郊区的不再是一片荒芜。


四区有了,增量土地也有了,未来不仅仅要工业布局,做好招商引资。更重要的是要吸引更多的人口,对于中小城市来说,未来城市的竞争就是人口的竞争,单纯的人才引入的门槛越来越低。大学是一个城市的活力所在,不仅仅要办好现有的大学,还应该引入新的大学,让人文成为一个城市的源泉所在、动力所在。


跟着长临高速的开通,与晋南的联系变得便利,加快晋东南与黄河经济圈的交流,让长治制造进一步扩展;未来的高铁缩短与中原经济圈的间隔,为长治转型奠定了基础。